三海屋 > 武侠修真 > 一刀倾情 > 第637章
????云轩见厉秋风出刀不似初时那般迅捷,知道他气力已衰,心下暗想,饶是你小子奸诈似鬼,还是难逃咱们无极观的围攻。只不过听他自承是锦衣卫,这事情倒有些麻烦。杀了他之后,尸体一定要处理得干干净净才行。圆觉等人自然也不能活着离开云台山。只要将在场的众人俱都杀掉,即便锦衣卫派人追查,却也不必担心了。转眼之间双方又打了二十多招,厉秋风慢慢弃攻为守。自他出道以来,这却是极罕见的事情。厉秋风心知不妙,只不过若要抢攻,已是力不从心。正自焦急之间,忽听得刀风剑气之外,却隐隐传来一人极重的吸气之声。厉秋风心下一凛,知道有武功高手要发出劈空掌之类的武功。这类武功纯以内力伤人,端得是厉害无比。只不过出招之前,须得调动全身的内力,招数发出之时,决计不能呼吸。否则岔了内息,不只伤不了敌人,反倒会使自己身受重伤。眼下云轩等六名无极观高手正自全力与自己对战,自然无暇使出这等功夫伤人。何况无极观的武功以剑术见长,也没听说过有这类武功。云玄武功虽然不弱,只是一直站在圈外,并未参与围攻,这声音自然也不是她所发。剩下的只有一个德赫和尚。此人虽然是空明寺住持,却与少林派有莫大的关联。少林派武功走得是阳刚的路子,像罗汉拳、般若掌、千叶手等都是刚猛无俦的厉害武功。是以发出声音之人必然是德赫。他见到自己落了下风,正是偷袭自己的大好时机。此时若是将自己打倒,这份大功自然要算在空明寺的头上。念及此处,厉秋风正想闪避,想不到一位无极观的高手突然迎面刺出一剑,直袭向他咽喉。同时云遥自左、云逸自右,两柄长剑剑光霍霍,分刺厉秋风左右太阳穴。三柄长剑势挟劲风,已将厉秋风闪避之路尽数封死。电光火石之间,厉秋风将牙一咬,心下已然有了主意。只见他左手一甩,早已扣在手中的三枚铜钱激射而出,直打向云遥的面门。右手长刀在手中旋转如风,化成一个无形的盾牌,迎向了云逸刺过来的长剑。只是正面刺来的那柄长剑,厉秋风却是恍若未见,竟然并不闪避。云遥没有防备厉秋风竟然会发射暗器。此时两人相距不足一丈,三枚铜钱来势劲急,云遥大惊失色。不过她毕竟是武功高手,百忙之中长剑一抖,立时舞出数朵剑花,正挡在自己身前。只听“叮叮”两声厉响,两枚铜钱已被她长剑磕飞,剩下的一枚铜钱却穿过了她手中长剑的防御,直飞向她的面门。云遥急忙将身子向右一偏,那铜钱堪堪从她鼻尖处掠了过去。一名站在云遥身后不远处的空明寺僧人全无防备,“噗”的一声响,那铜钱已打入他的左肩胛处。那僧人疼得一声惨叫,捂着左肩竟然跳了起来。云逸见厉秋风手中长刀旋转如飞,眼前一片刀影,竟看不清厉秋风的身形所在。自己的长剑若是强行刺将过去,势必会被厉秋风手中的长刀削断。她只得收回长剑,后退了两步。便在此时,刺向厉秋风面门的那一剑已到了厉秋风眼前。剑未刺到,剑气已激得厉秋风肌肤上一阵寒意。云轩等人见厉秋风虽然以暗器和长刀逼退了云遥和云逸,只不过对于刺到他面门这一剑却是避无可避,心下登时大喜。只不过眼看着那名无极观的女道士要将厉秋风立毙剑下,电光火石之间,厉秋风将头向上一抬,“喀”的一声,竟然张口将剑尖咬住。这一招大出众人意料之外。那女道士一心以为自己这一剑定能刺死厉秋风,想不到厉秋风突然使出这样一记怪招。那长剑被厉秋风咬住,登时如刺入大石之中,竟然纹丝不动。那女道士震骇之下,想要将手中长剑用力前刺,将厉秋风嘴巴刺穿。只不过她这一剑原本就使出了全力,剑尖被厉秋风咬住之时,力道已然用尽。她若要再行穿刺,须得重新使出力气。此时正是旧力尽去,新力未生之时。便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厉秋风却突然松开了牙齿,身子向左疾闪。那女道士一怔,忽觉一股大力涌了过来,正撞在她胸腹之间。只听“喀喇”一声响,这股大力排山倒海一般,将这女道士的肋骨不知道打断了多少根。那女道士长声惨叫,身子已飞了出去,摔向了两三丈外的水潭。这一下突生变故,云轩等人都是大惊失色。只不过事发突然,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眼看着那女道士飞到了水潭上空。只见潭水表面水波大起,几道黑影跃出了水面,正迎向了半空中的那名女道士。此时已是上午时分,阳光普照,众人看得清清楚楚。只见那几道黑影正是潭中的黑色食人怪鱼,每条怪鱼都长约数尺,张开大口,露出森森白牙。那女道士的身子在半空中被这几条食人怪鱼咬中,登时四分五裂。那几条食人怪鱼各自咬住一段躯体,“扑通扑通”地坠入到水潭之中。只见水面上水花翻滚,原本碧绿的潭水涌上了一团一团的鲜血,情形可怕之极。原来厉秋风咬住那柄长剑之时,便已算计好了后招。果不其然,他堪堪咬住长剑剑尖,身后风声大起,却是德赫瞧出便宜,趁他全力应付正面敌人攻击之时,自背后出招偷袭。厉秋风早有算计,才敢行此险招。待那股大力涌到自己后心之时,这才突然闪开。德赫这一推已出了全力,是以无法变招。待厉秋风闪开之后,那女道士却是闪避不及,这一推之力尽数打到了她的身上,登时将她打飞了出去。云轩见自己的一名师妹惨死,心下又惊又怒,定睛望去,却见出手偷袭厉秋风的正是德赫。她长剑一摆,怒道:“德赫,谁叫你来插手?!”德赫满拟要一掌将厉秋风打死,夺了无极观的功劳。想不到棋差一着,不只没能打死厉秋风,反倒累得一名无极观云字辈的女道士惨死。他颇为尴尬,右手搔了搔光头,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只是误伤,还请真人不要怪罪。”云轩见德赫此时突然出手,自然是想趁无极观众道士大占上风之时,借力打力,出手将厉秋风打死,占一个大便宜。她心中愤怒之极,正想发作,只不过转念一想,无极观又有一名高手丧生,若想擒杀厉秋风,只怕更加不容易。此时绝对不能与德赫翻脸,待联手将厉秋风擒杀之后,再与这秃驴算账。念及此处,云轩强压怒气,对德赫道:“十师妹虽然惨死,大师却也是无心之失,咱们不可伤了和气。”德赫听了云轩如此一说,正中下怀,口中连声称声。饶是他脸皮极厚,此时却也不能再让无极观打头阵。只见他僧袍大袖一摆,转头对厉秋风说道:“施主,你还不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么?”厉秋风施险招冲破了无极观众道士的包围,这才得了喘息之机。此时他以长刀拄地,冷笑着说道:“老和尚,你刚刚杀了一名无极观的道士,还在这里和我说什么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难道你不脸红么?”德赫道:“这位真人虽然是中了贫僧一掌,却是你设下毒计所致。今日贫僧要大开杀戒,以祭被你害死的诸多生灵。”厉秋风尚未答话,站在一边的黄旭忍不住大声说道:“你这和尚好生厚颜无耻!那位道长明明是你打死的,竟然想推到厉大侠身上,你羞也不羞?何况你身为空明寺住持,竟然暗算伤人,算什么佛门弟子?!”德赫被黄旭问得极是尴尬,正自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之时,却见中了厉秋风暗器的那名僧人兀自在一边咬牙切齿,正试着要将打入他肩头的那枚铜钱取出来。德赫立时有了主意,他嘿嘿一笑,指着那僧人说道:“贫僧的这位弟子便是被这小贼用暗器所伤,于公于私,贫僧要擒杀这小贼又有什么错么?”德赫虽然是佛门弟子,却是伶牙俐齿、长袖善舞之辈。正因为如此,才会被选中做了空明寺的住持。自他掌控空明寺之后,不只与云台山各处的僧寺道观交往甚好,与当地官府、士绅也多有来往,每年所得的布施较其它寺院多出数十倍。黄旭虽然出身官宦之家,却生长于深宅大院之中,若论起口齿灵活,又如何是这位见惯了世情的老和尚的对手?是以被德赫抢白了几句,黄旭无言以对,只得恨恨地看着德赫,一时之间却无法反驳。德赫见自己几句话便将黄旭说得哑口无言,心下得意,便不去理她。只见他双臂一振,僧袍大袖如吃饱了风的船帆一般鼓了起来。厉秋风见这老僧眼中精光四射,沉肩拿肘,双脚站得极稳,隐然有一派宗师的风范,是以也不敢小觑这老。他将右手长刀提了起来,刀尖斜指地面,深吸了一口气,只待德赫出手。云轩见德赫终于肯打头阵,心下暗想:“这老和尚奸滑之极,总算站了出来。十师妹这条性命丢得倒也甚是值得。只不过这笔账终归是要算的,待他杀了这小贼之后,却也绝对不能容许空明寺这些和尚活着离开此地!”

手机用户请到http://m.sanhaiwu.com/xiaoshuo/3607/阅读最新章节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《加入书签》记录本次( 第637章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http://www.sanhaiwu.com/xiaoshuo/3607/,谢谢您的支持!!